现在的古风歌真让人掘地三尺五体投地

一分PK10热点 智能科技 浏览

小编:【现在的古风歌真让人掘地三尺五体投地】 转载微博:@王左中右 近两年,遥远的东方兴起了一种复古文化,叫古风歌曲。 老实说,作为一个传统文化爱好者,作为一个致力于传统文化

【现在的古风歌真让人掘地三尺五体投地】

转载微博:@王左中右

近两年,遥远的东方兴起了一种复古文化,叫古风歌曲。

老实说,作为一个传统文化爱好者,作为一个致力于传统文化年轻化三十年不动摇的作者,我是非常资瓷古风歌曲的,非常资瓷唐诗宋词能有新的生命。可当我听到那些的大火的古风歌曲,看到里面的歌词时,我有点怀疑是不是唐诗宋词不孕不育了。

我一个能独立上卫生间不用扶墙的男人,是真的服了。
为了让大家对古风歌曲有个荡涤灵魂深入内心的认识,我尝试着总结了一下古风歌曲的几种风格。

第一种,是补丁型。比如这句“霸王收起剑,别姬也已走远”

这句歌词的厉害之处,你可能一眼还真看不出来。但我举个例子你一下子就懂了。相当于“荆轲收起剑,刺秦躲过一劫”,“塞翁很难过,失马被偷了”。
人家好好一个动次打次的动词,硬被搞成了姓。“别”不要面子的啊?

对了,这首歌的名字叫《肝肠寸未断》,意思就是:肝肠一寸一寸的,但没有断。

所以大概是这样的:霸王看到别姬走远后,相思得了病,肝肠已经断成一寸一寸的了,但是又没有完全断开……将断未断,肝肠断丝连,斩不断理还乱,这是不是像极了爱情?恰到好处地表达了作者伤心欲绝又没有绝的悲痛心情?

对不起,我编不下去了。因为我实在搞不懂这到底是难过还是拉稀。

又比如《风花雪月》里这句:“天下为公我为母,山河洞房天星烛”。
感觉孙中山的棺材板都压不住了。
咱们换个姿势看看,既然“天下为公”“你为母”,那么是不是“先入为主””后入为辅”?还有“后来居上”“先到居下”?
可以说是反义词大王了。

这些歌词,本来用的成语典故还算正确,可硬要自己加个补丁上去,显示自己的融会贯通举一反三。结果硬生生把一件汉服穿成了乞丐服。

第二种,混搭型。
比如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的主题曲《凉凉》。

“须臾的年风干泪痕”
岁月风干泪痕我们懂,须臾我们也懂,可一搭配起来我就不懂了。“须臾的年”,意思就是0.1秒的一年?也就是说,0.5厘米的一丈,一毛钱的一百块?

“凉凉天意潋滟一身花色”
分开来看每个词都懂,可是“潋滟”明明是水波流动啊,天意怎么就潋滟了花色,你咋不说“河水燃烧一树梨花”“春风汹涌你的毛发”?

“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,化作春泥呵护着我”
凉凉的夜色,怎么就为你思念成河?怎么还能化作春泥?无色无味的气体怎么就一下子变成了固体?你让龚自珍怎么想?你让爱因斯坦、门捷列夫、居里夫人怎么想?

“凉凉夜色”,“思念成河”,“化作春泥更护花”,几个完全搭不上的词,硬是拼凑了一起。
这感觉就像是,斗战圣佛孙悟空奉着曹丞相口谕去了水泊梁山瞧见了林妹妹,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,最后说了一句:你若有心,便吃了我这碗残酒吧。

这种歌曲吧,就像是唐装、喇叭裤和草鞋。
分开来看没问题,唐装是唐装,喇叭裤是喇叭裤,草鞋是草鞋,可是搭配到一块,就别扭到姥姥家了。

第三种,内裤倒穿型。
比如说这首《离人愁》,它的歌词是这样的:
繁华落幕,离人难敢诉衷肠
昨夜又见当年弃我不归郎
今夜太漫长,今两股痒痒
今人比枯叶瘦花黄

前面两句我也忍了,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在哪个拐角的足疗店遇上了当年那个负心汉,总之意境还是有一点的。
久别重逢之后,“今夜太漫长”,“两股痒痒”,是大腿痒还是臀部痒,字里行间我揣摩了半天,感到头很痒,挠了半天。

痒完后,下面就是真的高潮了。别人是“人比黄花瘦”,他是“人比枯叶瘦花黄”。瘦花是什么样的花?多年前的贾玲那样的吗?
照你这么比,我分分钟就学会了。“人固有一死,或比重山泰,或比轻毛鸿”,“日出火花红胜江,春来蓝水绿如江”。
你说说,这是不是青出于蓝而蓝于胜?

第四种,脱裤子型。
比如《我的将军啊》,前面是这样的:
“狼烟风沙口,还请将军少饮酒”
狼烟风沙,将军烈酒,倒有一种“此身许国再难许卿”的悲壮。但后一句却让人大惊失色,大腿根部一紧,大感不妙:

“前方的路不好走,我在家中来等候”
让我感觉我的电视机突然自己从戏剧一分PK10频道换到了东北社会摇一分PK10频道,让我怀疑让将军少饮酒的作者自己在家里“一人我饮酒醉”。

最后几句是这样的
“你说你去把敌杀啊,何故你不回家 
我的英雄啊,你爱上别人了吗 
如果是的告诉我吧,让我随风飘吧”
将军上的是战场,你却以为将军去嫖娼?将军杀的是敌人,你却说他搞情人?将军为啥不回家,你心里一点B数都没有吗?

这种歌曲吧,前面说的好好的,本来还说“鬓微霜”,后面就回了光,本来是美人迟暮,突然就变成了小三怨妇。
感觉本来挺正经挺斯文的一人,唱着唱着,突然就把裤子脱了,露出了印花内裤。

总地看下来,这四种古风歌虽然各有各的烂,但基本上他们是有着相同的生产套路。
我试着总结了一下:
时间,就用夜未央、韶华、千年;
地点,就用长安、江南、人间;
人物,就用少年、伊人、离人;
要写景,就多用桃花、烟花、青冢;
要抒情,就多用相思、断肠、痴狂;
要叙事,就多用饮酒、杀戮、诉衷肠。
对了,还有一个万能的字:殇,“离殇”、“情殇”、“别殇”,哪里需要填哪里。

照着这个套路,须臾的3.1415926秒之内,我就敲了一首《离人殇》,以供大家取笑:
“入夜夜未央,谁人在悲唱。东风燃百花,笑靥我痴狂。叹一声青冢断肠,须臾的千年太漫长。青衫的司马没有光,不知今夜谁股痒痒。一寸相思一寸伤,半抹暮光半斜阳。终究不过一曲离殇。”

不吹牛,这种歌,你们一天也都能写四公斤。
这种一天能写四公斤的歌,居然被当做古风,视为传承,真是让我肝肠寸未断。

老实说,没文化不可怕,没文化嘚瑟自己有文化也不那么可怕;但没文化的嘚瑟自己有文化,还有人觉得他们有文化,实在太可怕。

烂歌驱逐好歌。就像小鲜肉让老戏骨无戏可演一样,一首《凉凉》的流行,赶走了《青花瓷》《红尘客栈》,带来的是《离人愁》《盗将行》,带来了更多的《凉凉》。再这样下去,真正好的古风歌可能就真的要凉凉了。这才是真正的殇。

但要打败这些烂歌是不容易的,他们有能耐让这些歌火起来,是有两把刷子的,比如配上朗朗上口的口水作曲,让你唱的时候一口吞下去,完全感觉不到里面的沙子。
他们是很擅长怎么给瓦片刷上点颜色然后当青花瓷卖出去的。

既然他们这么喜欢颜色,那小弟不才,总归也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的。不管你别姬走远还是不走远,霸王的剑是收不回来了。今天是第一剑,以后看到这样的烂歌,我都会拿出来刺一刺。
总之,我的宗旨就是:垃圾要分类,垃圾歌要报废。 吐槽烂歌,人人有责。

当前网址:www.sfafflinks.com/xinwen/redian/2019/0428/2284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